航天科工青年创新团队:青春路上的“砺剑无悔”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5-01 01:41

人民网北京4月30日电(赵竹青)4月28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新一代精打体系武器系统青年创新团队荣获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颁发的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团队合影(受访者供图)

该团队成立于2005年,承担我国多型重点武器装备研制任务和国家重大预研项目,历经多年艰苦攻关,圆满完成新一代精打体系武器的研制,4项核心指标国际领先,5个领域填补国内空白,9项关键技术国内顶尖。

这支“精打”团队,作为中国国防高技术领域的青年集体代表,他们“胆量过人”,他们心细如发,他们籍籍无名,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砺剑人”。

“精打”团队的“胆量过人”

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在如此恶劣的天气做试验,如果飞行器技术状态稍有偏差,很可能就会直接落在船上,关乎产品能否如期完成试验任务,更关系到船上百号人的生命。

“这种天气下,你们的飞行器能行吗?”在用户单位陪试人员的一片质疑声中,此次试验的技术负责人王旭低头沉思了一阵子,回答“能!”

试验船迎风出征,舱室内的每个人只能死死攥住船上的固定物才能勉强保持站立。“五、四、三、两、幺——发射”一声令下,飞行器在怒吼碧波上利剑出鞘,划出一道完美弧线。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谈到这种“胆量过人”的创新精神,团队成员一致认为是受了前人的影响。

该型号的技术创新率极高,非以往型号所能及,预研立项的时候,仍有很多人质疑:“你们比国外同类型号‘迷你、轻便’,指标还要比人家翻倍,凭什么?”“凭我们中国人聪明,凭我们敢想敢干。”时任该型号的老总师以近乎条件反射的速度回答。

当时,老总师提出的想法“各项指标成倍翻番,非常吸引人”。但他的领导坚决反对,认为不可能实现这个想法,甚至拍着桌子和他大吵。他一边讲述自己的理由,一边把具体的实施方案拿给领导看。最终,领导被说服了。老总师把这称为“吵出来的创新”。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很多这样的老专家。比如刘永才院士,因为敢想敢干,人称“刘大胆”“拼命三郎”,还有姚绍福院士都是有想法、能充分听取大家意见、鼓励年轻人放手去干的人。

今天,现任型号总师邹晖也像当年自己的领导一样,他和大家约定:“可以不墨守成规,不迷信权威,我说了,你也可以说,也可以吵,但核心是要提想法,必须讲明白为什么这么做,是怎么推出来的。”

毫厘之间的“心细如发”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精确打击武器要想成功命中靶标,要有足够的动力,也必须有精准的设计。一个复杂的系统,对每一个环节都要抠得细。

某次重要任务在海上悄然展开,发射流程却异常终止。

王旭作为发射现场技术负责人,从突发状况中快速冷静了下来,凭借丰富的现场经验和深厚的技术功底,在上百兆的大数据中找出了2帧异常信号跳点,成功将故障定位到平台数据跳变触发偶发现象,挽救了任务进度。

“要在上百兆的大数据中找出2帧异常信号跳点,好比在浩瀚的银河系定位一颗小行星,然而他真的做到了。”王旭的“战友”李娜说。

一条条电缆的敷设都精确到毫米级,一眼望去就像女生头上的麻花辫,纹丝不乱,凝结着团队电气设计师小邵的智慧和心血;为了一次完美的匹配,团队的结构设计师小李可以坐在电脑的设计图前,目不转睛,不舍昼夜;在汪洋大海中执行残骸打捞任务,团队探测小组五个人或蹲或坐在两三米见方的驾驶舱内,漂泊二十一天……

一个个看似平常的技术决策,背后是多少次彻夜不眠,多少次失败的磨砺,要在关键时刻大胆决策,更要在毫厘之间心细如发。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当今中国的青年一代飞航人理当如此。

“黑色89小时”之后的“红色黎明”

一项重大任务实施在即,关键时刻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团队遇到了一个在飞航领域前所未有的技术风险。

在召开12次国内高级别专家咨询会,收集200余条专家意见后,团队梳理出100余项需要逐一分析排查的因素。此刻翻开任务进度表,飞行试验必须在5天后如期进行。

凌晨零点,三部仿真实验室的大厅依旧灯火通明。灯光下10余名技术人员的身影来回穿梭,他们已经在仿真实验室连续工作了89个小时,机器不停人不停。

要在300余条仿真试验中反复采集问题线索,在细微之处捕捉蛛丝马迹,团队中2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新兵”很快就感觉到吃不消。

“眼睛一直盯着屏幕,脑子一直在高速运转,时间一久整个人都是懵的,像发高烧一样,听得到队友在喊我,但身体已经回应不了。”团队成员魏昊楠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现场技术负责人王宇飞敏锐观察到了队员的身体变化,二话不说立即接过采集数据的工作,并督促他回家休息。其实他也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

在试验室简易的行军床上眯了一会,魏昊楠不顾众人反对,立即回到了工作岗位,“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更是一名战士,战士就决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异常坚定地说道。

飞行试验当天,团队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这样一种信念:以必成之心,创未有之业。试验取得圆满成功,现场一片沸腾,大家相互拥抱着,又是哭,又是笑,多年沉积的深沉情感在这一刻,恣意奔放。

他们任由泪水在一张张满是笑意的脸上肆虐,本是青葱少年却满脸的络腮胡,仅仅三十来岁的青年骨干两鬓却早已爬满了风霜,还有团队总师消瘦且疲惫不堪的脸庞都在告诉人们,他们一路走来是多么艰辛。

然而他们无悔,因为值了!

“青春就是奋斗的代名词,百炼成钢。”邹晖这样说。

青春路上的“诗人”不悔

这支团队都是清一色的理工男和理工女,却个个是“诗人”。

“利剑倚天起,惊雷彻汉宵。功成纵马去,落日染芦蒿。”

“曾经沧海,又来沙漠,两千里外关河。风起粼波,星耀绿洲,五年匆匆已过。”

“天际流星,划破苍穹。心魔去,喜泪朦胧……”

每当型号出征前或成功后,团队成员的朋友圈里总是会吟出几句自己写的诗句,抒发一下豪情壮志和喜悦之情。

团队青年不但个个有诗情画意,更有如诗人一般对精神世界的纯粹追求。

成长在繁华的都市和互联网时代,大多毕业于名校的团队青年,要经住诱惑潜心研究,克服浮躁心态,要在无人喝彩时默默坚守,在悲痛烦躁寂寞时刻跟失败对着干,在别人飞黄腾达时守住初心,这是一场说来容易做来难的修炼。

“我的同学都笑话我,图个啥?”团队成员李娜表示,有些同学的收入是自己的好几倍,虽然自己也算吃穿不愁,对比起来,还是落差很大。

说起这一点,团队成员均表示,诱惑不是没有,但是比起外面的诱惑,这里有更吸引他们的东西——他们毕生的理想信念,他们深爱如斯的航天事业。

“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这种可以把个人的理想融入进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同生共长、命脉相连的机会和乐趣,并不能单单用金钱来衡量。

正是基于这样纯粹的追求,团队自建立以来,先后有5人成长为型号总设计师、18人成长为副总设计师,为我国后续武器装备技术发展奠定了重要人才基础。

多位青年已经成长为行业领域的领军人物,担任首席专家、专家组组长、核心期刊编委等重要学术职务。

回首往昔,当年那个义无反顾投身航天事业的倔强少年,仿佛就在眼前。“这些年,无怨无悔!”每个团队成员在心里对自己说。     

(责编:赵竹青、吕骞)

文章评论